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兰

谈生活,没有风花雪月;谈人生,没有壮志凌云。

 
 
 

日志

 
 
关于我

希望有一天内心可真正平静下来, 不为外物所扰, 不为外物所羁, 不为外物所惑, 不为外物所累, 不为外物所伤 ……

网易考拉推荐

左手上的伤  

2014-03-20 16:1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痛,其实即便伤疤好了,“痛”(当下伤口的痛)亦忘了,因为回忆在,伤(疤痕)仍在,“痛”(回忆时的心痛)仍在。

 

小时候的我是个好强的小孩,很小的时候便跟着同村姐妹一起上山砍柴割草补充家用柴火燃料,左手上的第一道伤口便是在山上砍柴割草时发生。那天,跟着一群姐妹,我在一个小山头的山脚下挥着镰刀砍几枝刚从一个大树桩上冒出的小枝牙,镰刀怎样砍在我的左手食指上的,我忘了,只隐约记得,自己受伤大哭后,姐妹们(忘了是谁了)用咬碎的嫩稔叶帮忙止血并将我送回家中,回到家后,我的左手食指被父亲用薄纱布(可能是旧蚊帐扯下的布条)缠上多层后再涂抹了些什么消炎止痛药水,直至伤口康复(预测),这条缠着我的伤口多天的薄纱布条才从我泡着温水的左手上拆了下来。

 

第二个伤口在食指最下方,那是我某天课后准备晚饭用的柴火时所致,清楚记得受伤的那天傍晚,我有屋前一空地上试图将一断较大的木条剖成小块,就在我左手握着木条,右手用力试图将木条剖成两半时,镰刀往左一偏,木条上方断下一小块后,镰刀吹在我的左手上,鲜血直流,嚎啕大哭的我将在屋前不远的田地里干着农活的父亲吓得急忙跑了回来,看到我受伤后,他马上按着我的伤口,拉着我小跑往乡卫生院跑去,卫生院的医生说,我的伤口很深,伤着骨头了,要连很多线(大概),父亲听后,不知什么原因,没让我在卫生院就医,他拉着迅速去了另一村中的外公家里,然后在他家里拿了一些刀伤药给我包扎了起来……。

 

第三个伤口是在冬收(夏收后还有秋耕,田里有水,冬收后迎新年,且冬季本身雨水少,田地干涸)时发生,那天在田里收割秋稻,割着割着,突然觉得小指像被针刺一样痛,放下秋稻一看,小指尾尖上的一小块肉被禾刀切了下来,只有一小点外皮连着小指,血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这会的我已经上个大姑娘了,默默流着泪,我告诉父母自己割伤手指后,便和父亲一起回家弄药去了。

 

左手上的三个伤口,三个疤痕,三段往事,那个无数次给我包扎伤口的人——我亲爱的父亲已驾鹤西去多年,那看似愈合了的伤口,痛从不曾离开,它一直在,且永远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