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兰

谈生活,没有风花雪月;谈人生,没有壮志凌云。

 
 
 

日志

 
 
关于我

希望有一天内心可真正平静下来, 不为外物所扰, 不为外物所羁, 不为外物所惑, 不为外物所累, 不为外物所伤 ……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宽容》与《甲申怀古》  

2015-11-18 17:2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天连看数篇周作人先生的散文,觉得有些非常不错,因而记下片段。

首先是《关于宽容》引用两个小故事:

南齐沈麟士尝出行,路人认其所着屐,麟士曰,是卿屐耶,即跣而反,其人得屐,送而还之。麟士曰,非卿屐耶,复笑而受。

外出时着在自己脚上的鞋被人误认拿了走,没事,你说你的就是你的,我自己赤足返回家中。待误认拿走鞋的人找回自己的靯后再送还时,哦,不是你的呀,那就是我的了。

又,宋富郑公弼小时,人有骂者,或告之曰,骂汝,公曰,恐骂他人。又曰,呼君名姓,岂骂他人耶,公曰,恐同姓名者。骂者闻之大惭。

人言:有人骂你。回:不一定,也许骂其它人呢。又言:不是的,指名道姓骂你呢。回:也许是骂同名同姓者吧。

好吧,以上两者面对误会与非议的淡定从容我确定自己永远都学不来,有时候的我,不过一小泼妇,小事也能惹得我骂街三日。

《关于宽容》里说到宽容通常在三种情况发下,即:我慢,我懒,我怕。

慢是自上而下的傲慢,就是觉得与自己低数等极的你计较只会拉低自己的身份,因而懒得理你,譬如雄狮不会愿意与小羊约架,一口吞你都绰绰有余,和你约架不是抬高你么。

怕是自下而上的忍,小不忍刚乱大谋的不算,这种怕是打心里的心深处的恐惧,也就是对横逆的顺受与服从,还是譬如羊与雄狮,羊无论如何是不会主动挑衅雄狮的,毕竟是后者的猎物,因而,它对它的宽容表现在怕,一见便跑。

最后是懒,作者说,这种宽容较少见,文中也未引案例,因而真不好说,由此看来,所谓宽容不外乎两种,即慢与怕,那么有真正的宽容吗?也许有,只是作者文中没加引用说明,那我也只得在停笔。

 

另有篇《甲申怀古》,还是得引用下原文所引述章段。

《阿房宫云》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当以史为鉴成为空言时,任何人都没能阻止一个朝代的没落与消亡。

《甲申怀古》借怀古细述明朝灭亡根本原因,文中说,就当年事实而论,崇祯和明朝其时已为人所共弃,至少也为北京内臣外臣之所弃了,一个为自己臣子所弃的皇朝怎能生出希望来呢。

文中又引言,木必朽而后蛀生之,末有不朽之木蛀能生之者也,寥寥20字,贴切地形容了病入膏肓的明朝的最后状态,已朽枯木,奄奄一息,谁有回天之力?

是的,当朝代更替不能成为文明进步的象征,那么每一个朝代的灭亡不过是上一朝代灭亡的缩影,——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明朝灭亡不过是秦朝的重蹈覆辙罢了,清末民初的周先生在怀古的同时,也许也是在感叹历史的不可抗拒与人力的无能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